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4年买了30双AJ椰子鞋后,他发现了这个千亿级市场

 
发布时间:2019-05-28 10:16作者:小小编 点击:
 
       欢迎访问哈尔滨工作服   哈尔滨迈点服装厂的网站
刚结束不久的Sneaker Con上海站(全球最大球鞋展)足以让Sneakerhead们(热爱球鞋文化的人)兴奋了一把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现场大多数人都拥有不少于十双球鞋。一双AJ,一双椰子,或是一双UltraBOOST都可以成为Sneakerhead之间的沟通符号,聊三天三夜都乐此不疲。

  郑晓辉或许就是这样的人。从2015年花掉半个月工资入手第一双AJ1后,4年时间他买了不少于30双限量版球鞋,花费高达5万元。深陷球鞋坑的他也意外的发现了球鞋圈的另一门生意,即球鞋洗护。

  从球鞋底贴膜,到鞋内杀菌喷雾、鞋盒、防水喷雾,运动球鞋市场的繁荣,也带动起了球鞋洗护这一后市场。尽管国际市场上也已经出现像Crep Protect、Jason Markk这样的鞋护大鳄,但在郑晓辉看来,现在进入虽不早,但也不晚。

  仓库里备了几百万的货,足够店铺卖上一年,25岁的郑晓辉有信心今年销售额能达千万量级,面对即将到来的618大促,他满是兴奋。

  4年买了30双限量版AJ、椰子

  1994年出生的郑晓辉如果没有开这家淘宝店,或许还是父亲眼中那位难管的小子。

  郑晓辉是衢州人,家中做日化生意,有生产清洁剂的经验,是不少品牌的原材料供应商。初中毕业后,郑晓辉没有继续学业,而是选择进入社会。17岁那年靠家里关系在衢州当地做协警,后因为被查到未满就业年龄被辞退,而后他去日料店做过学徒,但也没坚持下来。

  人生的转折点要从2015年来到温州一家类目排名前五的男鞋品牌中担任电商客服开始,从客服、美工到运营,郑晓辉逐渐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节奏。

  也是在鞋企,他了解到了AJ鞋,当时郑晓辉被一双AJ1凯尔特人深深吸引,他在淘宝找了位鞋贩,花了1000多元买鞋,这是当时他半个月的工资。

  一入AJ深似海,紧接着的还有椰子。在郑晓辉的鞋柜中,你能看到不少难买的鞋款,像椰子斑马、椰子芝麻等,他甚至夸张到将Acronym 与Nike 的联名拉链跑鞋的所有款都买了个遍,只因配色好看。

  办公室里堆放着部分“模特”

  “我现在差不多有30多双鞋,花了四五万吧。”买进卖出,遇到不合脚的鞋,郑晓辉就用自家产的清洁剂一洗,再挂闲鱼卖了,一来一去他甚至能够小赚一笔。

  当然这30双球鞋也在日后成为了他创业的“模特”。

  买的多了,自然跟不少淘宝上的鞋贩也熟稔起来,从买卖关系发展到朋友关系,有一天鞋贩想让郑晓辉定制一批清洁剂放在店铺里卖,他接下订单,没想到鞋贩子一年靠卖清洁剂就年入十几万,收益远超卖鞋。

  这是个商机,为他人做嫁衣,何不自己干?郑晓辉也辞掉了工作,一门心思的跟父亲携手闯入球鞋洗护市场。

  卖掉野马创业

  在距离余姚北站4公里的双河工业园区里,我们见到了郑晓辉。因为姐姐嫁来余姚,他也一路跟了过来。十几平米的办公室里堆放着鞋盒、清洁剂等自家产品,四分之一角还被划成了儿童乐园。

  至于品牌为什么取名为SURPURE他也说不上来。只记得当时,郑晓辉在淘宝花了300块请人取个英文名,一堆英文中他选了SURPURE,就觉得很洋气。

  杀菌喷雾、鞋盒、鞋膜、防水喷雾……2016年,所有的产品开发几乎在同时进行,但最费心力的则是一款被夭折了的防水喷雾。彼时,市场上已然出现了不少靠防水喷雾打造爆款的品牌,据了解supbro靠一个单品就能年销售破千万。

  郑晓辉也决定放手一搏,在研发生产防水喷雾这款单品上就投入了20-30万,他卖掉了当时代步的野马,靠电瓶车上下班。但因为原料没有调试好,出货后的产品效果不理想,能防雨但不能完全防水,市场并不买单还积压了大量的库存,甚至在研发期间其他产品线都被搁置在一边。面对策略性失误,郑晓辉迅速收缩产品线,开发更擅长的贴膜、杀菌喷雾等产品。

  为了让用户更直观的感受产品功效,郑晓辉做了些小实验,其中一个就用来验证SURPURE的杀菌喷雾足够有效。

  他从身后的冰箱里拿出两盒培养皿,里面装着已经存放了7天的吐司一角。一片腐化的劣迹斑斑,一片新鲜的完好无损。相比其余品牌购买检测仪出具报告,这种实体测试显得更有说服力。

  培养皿中的吐司实验

  同时,用户的反馈也是品牌最好的代言。鞋底贴膜是现阶段店铺销售最好的产品。去年10月,一位买家买来贴在自己的椰子350鞋底,至今鞋膜未脱落,鞋底也毫无损害,撕掉鞋底膜,甚至可以原价出售。

  当然贴鞋底是门技术活,销售中有20%的买家会把鞋子寄来让郑晓辉贴,他记得自己有给一双2万块的球鞋贴过膜。

  球鞋洗护市场

  微博上曾流行过一段热门对话,“我可以踩在你的AJ上亲亲你吗?”“你可以踩着我,亲亲AJ。”

  均价千元,部分联名款甚至上万的AJ、椰子值得被更加“温柔地呵护”。因而,在球鞋经济下,球鞋洗护市场应运而生。

  据美国调查机构Grand View Research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:到2025年全球运动鞋市场规模预计将超过950亿美元。近千亿的市场规模,也让更多人盯上了这块肥肉。

  来自美国的Jason Markk以及来自英国的Crep Protect很早就盯上了这个市场,2018年Jason Markk成为了美国亚马逊鞋护工具销量第二的品牌,目前,它也通过国内代理商的模式进入中国市场。

  无论在产品性能,还是设计包装上,郑晓辉一直对标这两大国际品牌。Crep Protect杀菌喷雾的容量为4oz,等于国人熟悉的118毫升容量,SURPURE的杀菌喷雾在上市前也被设计成了同等容量,郑晓辉看来,倘若进入国际市场这些细节都会影响到用户的决策。

  球鞋洗护市场的竞争日趋白热化,放眼国内,也有不少异军突起的品牌,如抢占线下市场的大象洗鞋,其在2015年就成为了NIKE指定的洗护服务商,并在全国20几个城市开设连锁分店。又如线上品牌Circle Clean,他们的一款护理套装已在全国销售出超15万套,吸引着大量球鞋潮圈的爱好者。

  从去年上线一代产品后,郑晓辉花了大半年时间准备二代产品。他几乎每天都在测试:杀菌喷雾的喷头角度,鞋盒的防摔指数,瓶身的标签手感等等。

  5月19日的深夜,郑晓辉发了条朋友圈,为新品上线做预热,这一次,他备了足足一年的货,并自信的认为年销破千万不成问题。

  工作状态令他满意,唯一遗憾的是没有坚持学业,下一步他计划重返校园,拾起课本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本文原链接:http://news.efu.com.cn/newsview-1277058-1.html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哈尔滨工作服    哈尔滨迈点服装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9.5.28


上一篇:哈尔滨工作服理单员客服关系怎样建立?
下一篇:LV状告中国公司抄袭老爹鞋设计案有什么法律意义?

相关文章 查看更多

服务电话:15145087335

地址:哈尔滨哈达工业新区二街区78号

原备案号:黑ICP备15003114号-1

哈尔滨工作服,哈尔滨工作服定制,哈尔滨工作服厂家,哈尔滨定做工作服,哈尔滨迈点服装厂




哈尔滨定做工作服

电话

哈尔滨工作服厂家

首页